共享家具在印度:從概念到現實的距離與代價
騰訊家居 2020-02-10 09:00:00

如何概括印度?

印度是年輕的,流動的,復雜的,充滿生命力的。

現在,有一批數量可觀的創業者和投資人認為,印度也可以是“共享”的。

共享家具,下一個朝陽產業?

根據《印度2017年經濟調查》估計,2011年至2016年間,印度的州際移民規模接近每年900萬。地域間經濟發展水平、高等教育發展水平和就業機會的差距,使得年輕人走向大城市尋找工作機會的動力愈發明顯。這部分年輕人往往租房居住,由于經常更換工作甚至換城市,他們的搬家頻率非常高。與此同時,印度的大學生需要自行在校外租賃房屋,伴隨著印度的高等教育入學率的持續提升,學生群體也為房屋租賃市場帶來了可觀的增量。根據房地產研究機構JLL Research的一項調查,印度排名前7位的城市中,有93%的非本地戶籍的千禧一代居住在出租房中,其中60%的人表示未來沒有購房計劃或不確定是否購房,主要原因有二:1.資金不充裕;2.未來有前往其他城市發展的考慮。

2008年后,共享經濟形成潮流,并最終席卷全球。從出行、辦公、著裝到居住領域,基于“共享”概念的新公司不斷涌現,印度也不例外。普華永道的一項研究表明,2018年,印度共享經濟市場規模為15億美元,預計到2030年將達到100億美元。

隨著年輕人涌向都市,對于高性價比的家具解決方案的需求不斷擴大;與此同時,共享經濟模式逐漸傳入印度,兩股力量的合力之下,印度共享家具行業應運而生。2011年,Furlenco成立,隨后,RentoMojo、CityFurnish、Rentickle、GrabOnRent、RentOnGo也相繼成立,家居電商Pepperfry、UrbanLadder亦將業務線拓展到共享家具行業,一時間,賽道內風起云涌。

1580920381518056.jpg

根據Enterpreneur India的數據,印度的共享家具作為一個新興的商業模式,在過去的三年內,市場規模實現了10倍的增長。咨詢公司Research Nester認為,在2018年,印度共享家具的市場規模約為8億美元,在未來6年內將顯著增長,到2025年,市場規模將達到18.9億美元。

巨虧的頭部企業

然而,在這個被視為朝陽產業的行業中,日子并不好過。

在2019年12月,億歐家居曾專訪了Design Cafe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Gita Ramanan,并問及她對于印度共享家具行業的看法,而她表示:“據我所知,目前這些線上家具租賃企業都沒有實現盈利?!?/p>

以Furlenco和RentoMojo為例,這兩家印度共享家具頭部企業在營收、用戶人數和市場影響力方面都處于領先地位,卻連年虧損,仍處于“燒錢”階段。Furlenco成立至今共獲得約4000萬美元融資,它還宣布將在2020財年籌集5000萬美元的D輪融資;根據Crunchbase的數據,截至目前,RentoMojo共獲得約4550萬美元融資,其知名投資方包括三星、IDG資本、貝恩資本等。

1580920413368419.jpg

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2019財年中,Furlenco的營收增加至6.46億盧比(約合907.72萬美元),同時,由于支出達到了14.46億盧比(約合2031.84萬美元),約為營收的2.2倍,導致了高達8億盧比(約合1124.12萬美元)的虧損。

2018財年和2019財年,RentoMojo沒有公開具體的營收情況。2017財年,RentoMojo的營業收入為1.35億盧比(約合189.61萬美元),比2016財年增長609%;總支出為3.75億盧比(約合526.70萬美元),比2016財年增加283%,同樣面臨虧損,依靠融資“續命”。

概念照進現實:距離漫長,代價巨大

共享家具企業頻頻獲得融資的背后,不可忽視的是這些企業所承受的巨額虧損,隨著時間的推移,線上獲客成本飛漲,投資人亦希望盡快扭虧為盈,企業的壓力很可能將與日俱增。

與家居電商行業普遍存在的對廣告的高度依賴不同,印度共享家具企業的虧損并不來源于此,2019財年,Furlenco的廣告和營銷費用為0.97億盧比(約合136.23萬美元),僅占總支出的6.71%。高昂的成本根源在于家具采購、物流、運營和維護。

從成本來看,年輕人的喜好十分多樣化,家具本身又是非標品,不同的戶型需要不同大小、尺寸的家具來適配,因此,“100個人有100種要求”幾乎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這就需要共享家具企業能夠給出100種方案,不僅采購成本高昂,而且很容易導致供大于求、模式做得太重的尷尬局面。而且,以Furlenco為代表的“重資產模式”所出租的家具均是自己設計和生產的,2017財年在設計、分銷、攝影和合同工方面方面的支出是“輕資產模式”的RentoMojo的兩倍有余,凈折舊和攤銷費用是RentoMojo的六倍多,足見成本之高。若是向共享單車學習,統一一套或幾套風格,又和“解決年輕人渴望精致生活的需求”相沖突,也很難與各種戶型實現搭配。

從盈利周期來看,家具低廉的租金導致企業的盈利周期非常漫長,收回成本需要很長時間,在行業普遍虧損的局面下更是遙遙無期。

從消費觀念來看,共享家具模式和印度社會的實際消費觀念仍然存在一定的距離,在現階段,這個距離幾乎是很難跨越的。印度人仍然更喜歡購買家具而不是租賃,在選擇共享家具時,很可能要克服家具樣式、衛生、新舊等種種顧慮,這種消費心理絕非幾句口號可以扭轉。對于有固定住房和經濟條件的人來說,租賃家具并不是他們的首選,而是經濟條件沒有達到一定標準的年輕人考慮成本之后所選擇的方案。這也是幾乎所有印度家具租賃平臺都面向生活在都市的外來年輕人的原因所在,然而,低凈值人群本身能為企業帶來的價值并不高,共享家具又與“薄利多銷”基本絕緣,前期投入巨大,后期收益甚微,這一模式的商業邏輯能否自洽還需要劃上很大的問號。

距離2011年Furlenco成立,已經過去了9年。印度市場給了共享家具9年的時間來驗證商業模式,而且從過去幾年的融資情況來看,2020年資本大概率還會繼續保持耐心。但筆者認為,印度共享家具模式很可能難以走通,至少,以印度當前的家具供應鏈情況,采購、物流、維修等成本很難在短時間內降至合理范圍;以印度當前的主流消費觀念,市場很難迎來如同中國共享單車一樣的爆發。

但,在國際資本涌向印度、初創公司大規模興起的背景下,to B的辦公家具租賃或許是留給這些共享家具企業的“另一扇窗”。

來源:億歐網
百人牛牛怎么玩的视频 5分赛车彩票怎么玩 中国合法的配资平台 好彩1+1好彩1+1 炒股app排行 3d杀码杀号专家大全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七位数玩法中奖规则图 排列五今天写什么码 北京快乐8360开奖 股票配资亏几万报警有用吗